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学人文
康熙教子庭训格言(六)
  • 发布时间:2015-11-09 信息来源:中国佛教文化网 点击次数:
  •  

      己所不能 嘉彼所能
    训曰:凡人能量己之能与不能,然后知人之艰难。朕自幼行走固多,征剿噶尔丹三次行师,虽未对敌交战,自料犹可以立在人前。但念越城勇将,则知朕断不能为。何则?朕自幼未尝登墙一次,每自高崖下视,头犹眩晕。如彼高城,何能上登?自己绝不能之事,岂可易视?所以,朕每见越城勇将,必实怜之,且甚服之。
      久经征伐 须重人命
    训曰:昔时,大臣久经军旅者,多以人命为轻。朕自出兵以后,每反诸己,或有此心乎?思之,而益加敬谨焉!
      爱兵教民 教之以劳
    劳之适所以爱之,教之以劳真乃爱兵之道也。不但将兵如是,教民亦然。故《国语》曰:「夫民劳则思,思则善心生。逸则淫,淫则忘善,忘善则恶心生。沃土之民,不材,淫也,瘠土之民,莫不向义,劳也。」
      立心不善 何以医人
    训曰:朕自幼所见医书颇多,洞彻其原故,后世托古人之名而作者,必能辨也。今之医生所学既浅而专图利,立心不善,何以医人?如诸药之性,人何由知之?皆古圣人之所指示者也。是故朕凡所试之药与治人病愈之方,必晓谕广众;或各处所得之方,必告尔等共记者,惟冀有益于多人也。
      以戏陷罪 不可为之
    训曰:凡人各有一惧怕之物。有怕蛇而不怕蛤蟆者,亦有怕蛤蟆而不怕蛇者。朕虽不怕诸样之物,然从来不以戏人。在怕虫之人见其所怕之虫,不顾身命,往往竟有拔刀者。如在大君之前,倘出锋刃,俱系重罪。明知此故,而因一戏以入人罪,亦复何味?尔等留心,切记可也。
      诚能勤勉 耕耘有获
    训曰:边外水土肥美,本处人惟种糜、黍、稗、稷等类,总不知种别样之谷。因朕驻跸边外,备知土脉情形,教本处人树艺各种之谷。历年以来,各种之谷皆获丰收,垦田亦多,各方聚集之人甚众,即各壑中皆成大村落矣。上天爱人,凡水陆之地,无一处不可以养人,惟患人之不勤不勉。尔诚能勤勉,到处皆可耕凿,以给妻子也。
      食不遗远 远近皆亲
    训曰:我朝满洲旧风,凡饮食必甚均平,不拘多寡,必人人遍及,使尝其味,朕用膳时使人有所往,必留以待其回而与之食。青海台吉来时,朕闲话中间问伊等旧风,亦云如是。由是观之,古昔所行之典礼,其规模皆一,殆无内外远近之分也。
      节俭廉洁 用度不奢
    训曰:朕所居殿现铺毡片等物,殆及三四十年而未更换者有之。朕生性廉洁,不欲奢于用度也。
      取笑必然自招
    训曰:大凡残疾之人不可取笑,即如跌蹼之人亦不可哂。盖残疾人见之宜生怜悯。或有无知之辈见残疾者每取笑之。其人非自招斯疾,即招及子孙。即如哂人跌蹼不旋踵,间或即失足,是故我朝先辈老人常言勿轻取笑于人,「取笑必然自招」,正谓此也。
      待前朝厚 得天下正
    训曰:明朝十三陵朕往观数次,亦尝祭奠。今未去多年,尔等亦当往观祭奠。遣尔等去一两次,则地方官、看守人等皆知敬谨。世祖章皇帝初进北京,明朝诸陵一毫未动。收崇祯之尸,特修陵园以礼葬之,厥后亲往奠祭尽哀。至于诸陵亦皆拜礼。观此,则我朝得天下之正,待前朝之厚,可谓超出往古矣。
      涵养仁爱 戒除躁忿
    训曰:凡人平日必当涵养此心。朕昔足痛之时,转身艰难。足欲稍动,必赖两傍侍御人挪移,少著手即不胜其痛。虽至于如此,朕但念自罹之灾,与左右近侍谈笑自若,并无一毫躁性生忿,以至于苛责人也。二阿哥在德州病时,朕一日视之,正值其含怒,与近侍之人生忿。朕宽解之,曰:「我等为人上者,罹疾却有许多人扶持任使,心犹不足。如彼内监或是穷人,一遇疾病,谁为任使?虽有气忿向谁出耶?」彼时左右侍立之人听朕斯言,无有不流涕者。凡等此处,汝等宜切记于心。
    本文摘编自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的 《康熙教子庭训格言》唐汉 译注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网名: 验证码:
*有佛教方面的问题,请登录知识堂提问,并及时关注问题的解答情况,点击进入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以上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