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学名刊
赵复兴:固安万寿寺正本清源
  • 发布时间:2016-02-23 信息来源:廊坊日报 点击次数:
  •   在北京之南,有一座规模宏伟的万寿寺,这就是固安柳林庄万寿寺。
      
      该寺建于隋朝,兴盛于金元,毁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保留至今的尚有三筒石碑:一为龙碑,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年(1265年)三月初七日立,碑额刻“圣旨”“敕赐万寿寺”;一为复田碑,天历改元岁次戊辰(1328年)十一月吉日立;一为万古流芳碑,大清光绪乙酉年戊寅月乙亥日立,碑阳镌刻“万古流芳”,碑阴镌刻“碑阴题名”和众多人的名字。
      
      元朝翰林直学士奉政大夫知制诰同修国史兼经筵官兼国子祭酒虞集为该寺撰写的复田碑文,碑题“万寿复田之记”,正文开篇首句“大都南城大万寿禅寺复田记”。碑文的基本内容如下:
      
      “燕都万寿寺者,昔金天会间(1135年),青州辩禅师开化行道之所也。”“太保刘文贞公屡尝念之。中统年间(1260——1264年),民之豪族有曰张仲俱子世英,以固安霸州地五百顷寄遗公。公言于世祖皇帝,转于寺施,嘱其主者雪庭裕公,以岁入禅餐粥,为常住悠久计。至元十九年(1282年),有司抄籍。计其地,在固安者一百九十三顷三亩,在霸州者三百七顷十亩九分。作寺户供报。在公在私,咸知其为常住之业。然地之鄙四而二与牧驼者限。凡司牧者率皆罔法。大德七年(1303年),有怙蓦赤暨不作赤胜古伯那火者,挟权恃强,冥心冒占,指寺之界为彼业,讻譊(凶挠)公庭,迨二纪而犹豫靡决。泰定三年(1326年),宣政院官撒留哈具言于上,钦奉玉音,俾廉能为政者决之。明年(泰定四年,1327年),中书省委断事官咬住闾、宣徽同佥蒙哥撒儿、宣观僧副留守琐住、经正监太卿妥坚不花、太仆寺丞塔海、固安知州薛世昌,固安**,河*,益津县宣*,*寄,执至公之衡,操大中之柄,洗人欲而白天理,搜源委而按册籍,十手所指,十目所视,折诬坐妄,而归地于灵峰慧公,俾千古之下一定不易。天历改元(1328年)岁次戊辰十一月吉日。
      
      以上是碑阳,碑阴则是“固安霸州籍册”,是关于那五百余顷土地的详细记载。
      
      “太保刘文贞公”是元初汉族名臣刘秉忠(1216年—1274年),这是一位很具特色的人物,在元初政坛,他对一代政治体制、典章制度的奠定发挥了重大作用,是元世祖忽必烈的重臣和宠臣。“民之豪族有曰张仲俱子世英,以固安霸州地五百顷寄遗公。公言于世祖皇帝,转于寺施,嘱其主者雪庭裕公。”
      
      千万注意,这个“大都南城大万寿禅寺”“燕都万寿寺”是元朝固安州柳林庄万寿寺,决不是北京万寿寺,更不是北京潭柘寺。北京万寿寺位于北京西三环路东,占地面积三万余平方米,始建于明万历五年(公元1577年),其址原为明代家庙。又有一说,北京万寿寺建于唐朝,原称聚瑟寺,而不是万寿寺。也就是说,元朝固安州柳林庄万寿寺兴旺发达之时,北京根本没有一座万寿寺。而北京潭柘寺始建于西晋永嘉元年(公元307年),寺院初名“嘉福寺”。明宣宗赐名“龙泉寺”,明英宗“敕改仍名嘉福寺”,清代康熙皇帝赐名“岫云寺”。但民间一直称其为潭柘寺。金元时期潭柘寺的着名住持有重玉禅师,有代表人物临济宗大师广慧通理禅师,享用御宴的雪涧禅师,却根本没有提及青州希辩禅师、雪庭福裕、灵峰慧公。而希辩禅师、雪庭福裕的名声地位要比其他禅师高出不知多少倍。因为雪庭福裕的地位乃是禅宗中的领袖。如果希辩禅师、雪庭福裕曾经住持过潭柘寺,那么在后世的记载中对于这样的领袖级人物是绝对不会遗漏的。
      
      现在一些教授专家学者把北京潭柘寺误说成是万寿寺,并冠以“大万寿寺”之名,那可真是大错而特错了。错就错在他们是坐在屋子里冥思苦索,左勾右连,而没有进行任何的实地调查。在屋里推演一千遍,不如到现场看一眼。倘若他们到柳林庄读一读万寿寺的碑文,那就不会出那样张冠李戴的洋相和笑话了。
      
      有的教授专家学者以为这五万亩土地是北京潭柘寺或者北京万寿寺的产业。这更是荒谬透顶的误解。前面我们已经澄清了固安柳林庄万寿寺的来龙去脉,现在再来看看碑文中关于土地的详细记载。
      
      碑载:“固安霸州籍册”“固安州至元十九年(1282年)原籍地土:柳林庄僧寺一处万寿寺,张正辅官拨与陆地一百九十三顷三亩,宅院地二顷六十亩。”“霸州益津县至元十九年(1282年)原籍地土万寿寺荒熟地三百单七顷十亩九分。”总地数五百零二顷七十三亩九分。碑文中详细列举了每一块土地的四邻四至,其中多有这样的记述:“北至自己地”、“西至寺北”、“北至寺家地”、“本寺自己地”。请着重看一下“宅院地二顷六十亩”这句话,其含义有三:第一,这是“固安州至元十九年(1282年)原籍地土”;第二,这是“柳林庄僧寺一处万寿寺”;第三,“宅院地二顷六十亩”。把这个面积和始建于明万历五年(公元1577年)的北京万寿寺比较一下,北京万寿寺占地面积三万余平方米即45亩,而柳林庄万寿寺260亩。
      
      柳林庄的村民至今称复田碑为地契。柳林庄几乎所有的成年人,但凡知道万寿寺的,都知道那五百余顷土地是柳林庄万寿寺的。
      
      碑文中涉及到三个最主要的人:青州辩禅师、雪庭裕公、灵峰慧公,仅这一段的时间跨度将近200年。这就需要搞清楚这三个人的来龙去脉和他们与万寿寺的关系。
      
      原来他们是曹洞宗最重要的传人,举足轻重的禅师。
      
      曹洞宗传承谱系:芙蓉道楷——净因自觉——青州希辩——大明僧宝——玉山师体——雪岩慧满——万松行秀——雪庭福裕。
      
      青州普照寺希辩禅师(1081—1149年),又称“普照一辩”“青州辩禅师”或“青州一辩”,江西洪州南昌人,俗姓黄,为鹿门自觉的弟子。希辩禅师乃是第四十七世、禅宗第二十代、曹洞宗十祖。
      
      “燕都万寿寺者,昔金天会间(1135年),青州辩禅师开化行道之所也。”
      
      金天眷3年(1140年),希辨禅师60岁,法宝禅师年27岁,于万寿寺投希辩门下,深得赏识,希辩以法衣三颂付之。
      
      就是说,1135——1140年,希辨禅师在万寿寺住持,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希辩禅师之后,出了一位高僧雪庭福裕。
      
      福裕(1203~1275年),字好问,号雪庭,为元初着名禅师和曹洞宗师。太原文水人,俗姓张。落发为僧后,游学于燕京(北京),拜曹洞宗师万松行秀为师,从学十年,道益隆,名益着,学者日益广。他继万松行秀之后执掌曹洞宗。元宪宗授予都僧省之职,为全国佛教领袖。元世祖至元八年(1271年)春,诏天下释子,大集于京师。师之嗣法者,居三之一,盛况空前。
      
      雪庭福裕第一次住万寿寺始于1232年。第二次住万寿寺是1260年——1273年。
      
      雪庭裕公在中统年间(1260——1264年)接收的五百顷土地,过了四十多年于大德七年(1303年)被牧驼者侵占。从牧驼者手中收回土地却颇费时日,地方官仰仗朝廷支持,几经周折,才于泰定四年(1327年)归地于灵峰慧公。从被侵占到复田“迨二纪”即二十四年时间。复田之后的第二年即天历改元(1328年)立碑。
      
      柳林庄万寿寺有一位出家太子,当是在雪庭福裕住持期间。太子圆寂后葬于柳林庄万寿寺东北方向的和尚墓地中。柳林庄万寿寺原本供奉十八罗汉,后把太子亦作为罗汉供奉,于是成了十九罗汉。柳林庄万寿寺有一块元世祖御赐龙牌,这块龙牌长期保存在寺院中。柳林庄万寿寺的土地被侵占,当是在太子逝世后,雪庭福裕也早在1275年逝世了,否则牧驼者是没有那样的胆量和能量的。
      
      被村民称作地契的柳林庄万寿寺复田碑上镌刻着以下这些人的名字:
      
      武德将军大都路固安州达鲁花赤兼管本州诸军奥鲁劝农事昔思哥(正五品),吏目郭叡
      
      奉议大夫大都路固安州知州兼管本州诸军奥鲁劝农王钧(正五品),李思智,徐*
      
      忠诩校尉大都路同知固安州知事锁住(正七品),刘之纪,郭*
      
      忠勇校尉大都路同知固安州事王度(正七品),董*,郝*
      
      徵事郎大都路固安州判官(从七品)
      
      固安县志中,有虞集撰写的复田碑文,在元朝固安州的州官中,有昔思哥、王钧、锁住、刘之纪、王度、薛世昌(复田时的知州)等人的准确记载。
      
      这才是真实的准确无误的固安柳林庄万寿寺,“燕都万寿寺”,“大都南城大万寿禅寺”,“圣旨”“敕赐万寿寺”!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网名: 验证码:
*有佛教方面的问题,请登录知识堂提问,并及时关注问题的解答情况,点击进入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以上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