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学名刊
丝路上的中国佛教译经大师(图文)
  • 发布时间:2016-09-30 信息来源:中国佛教文化网 点击次数:
  • 鸠摩罗什

      在中国佛教的起源与发展历程中,有无数中土僧人为求取真经圣典,跋涉在浩瀚沙漠,舍生忘死前往西方,也有无数异域僧人为弘化佛法千里迢迢来到中原。
      
      自汉明帝时,迦叶摩腾与竺法兰以白马驮经像至洛阳,译得中国第一部汉译佛经《四十二章经》,至汉桓帝时安世高和支娄迦谶到洛阳译经,到昙柯迦罗、昙无谛推动中国佛教戒法之传承,他们为中国早期的佛学初步发展夯实了基础,为佛法的长远弘传整规戒律,继之其后,鸠摩罗什来到中原,使佛法大放光华,其译经和佛学成就尤为伟大,堪称中国佛教发展史上最为重要的译经大师之一。
      
      鸠摩罗什的身世充满了神秘色彩,他出生于龟兹国。龟兹位于今天新疆的库车,是丝绸之路北道的必经之路。公元前后,佛教从古代印度传入龟兹,深受王室尊崇,龟兹逐渐成为西域佛教中心。鸠摩罗什的家世极为显赫,其父鸠摩炎是天竺望族,年轻时弃宰相之位而周游列国叩询请益,后与龟兹国王之妹耆婆成婚。相传耆婆怀孕之后如有神授,忽然无师自通,掌握西域多国语言。罗什自幼天资超凡,史载其半岁会说话,三岁能识字,五岁博览群书,七岁时,其母耆婆在城外的荒野上目睹散落的骷髅,突然觉悟凡尘的因果轮回,遂生出家念头,以绝食相逼皈依了佛门。
      
      罗什随母亲出家,游学天竺诸国,那时西域的小乘佛教日渐式微,大乘佛教开始兴起。罗什遍访高僧大德,博通大乘小乘,足迹穿行灼热的沙漠、荒凉的戈壁、或繁华或清冷的古城,甚至远到幅员辽阔的克什米尔。在五年的游历生活中,罗什深究佛教妙义,智慧也与日俱长。当他回到龟兹后,国王为他打造了一尊黄金狮子法座,请他于此法座上弘法天下、教化百姓。西域三十六国的国王云集法座之下,聆听他讲经说法,来自各地的多位年长高僧来到龟兹,在和他辩论之后都甘拜下风。年仅二十一岁的罗什,成为名震西域各国的高僧。
      
      罗什为龟兹国带来的繁荣富足与炫目的佛光,甚至引起中国皇帝的敬仰,为迎请罗什入关而引发两次战争。前秦王苻坚崇信佛法,他于前秦建元十八年(382)命吕光举七万精兵出兵西域,言:“此战不为金钱土地,只为一胡僧。”苻坚迎罗什心切,大概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中土僧人游学龟兹归来,向苻坚描述龟兹佛教盛况,极赞鸠摩罗什的神通;二是道安十分敬仰罗什,力劝苻坚。苻坚在为吕光饯行时嘱咐道:“朕闻西国有鸠摩罗什,深解相法,善闲阴阳,为后学之宗,朕甚思之。贤哲者国之大宝,若克龟兹,即驰驿送什。”
      
      吕光攻陷龟兹,顺利得到罗什,但他并不尊崇佛法,视罗什为常人,对其百般羞辱。罗什就此由辉煌的峰顶跌落到尊严难保的谷底,龟兹国因自己而国破家亡,他深感罪孽,但同时仍心怀着到中原弘法的希望。未想苻坚竟在淝水之战中惨败,被部将姚苌所杀。造化弄人,吕光割据凉州,自立为凉主,罗什滞留凉州竟长达十七年之久。在这漫长的蹉跎岁月中,罗什在精研佛法的同时,熟知了汉书汉语。
      
      后秦弘始三年(410),武昭帝姚苌长子姚兴举兵西伐凉州,终于如愿得到罗什。姚兴以隆重的仪式拜罗什为国师,并为他在圭峰山下逍遥园中建草堂寺,率众译经。寺内的水池中莲叶田田、莲花缘缘,古井内烟雾袅袅,晨钟暮鼓之中,历尽千辛万苦的鸠摩罗什在这里心无挂碍,悉心译经并讲经说法。史载,助鸠摩罗什译经的名僧众多,远近而至求学的僧人达三千之多。他与弟子译成《大品般若经》《法华经》《维摩诘经》《阿弥陀经》《金刚经》等经和《中论》《百论》《十二门论》等论。
      
      就数量而言,鸠摩罗什的译经总数说法不一,据《出三藏记集》卷二所载,共三十五部、二百九十四卷,后来《开元录》著录七十四部、三百八十四卷。尽管无有定论,罗什所译佛经数量众多,是不争的事实。他所传译的多为大乘经论,佛教梵文经典在他笔下化作曼妙的汉语,在辽阔的中原流传开来,对大乘佛教在我国的传播,以及佛教宗派的形成有着重要影响。其中“三论”(《中论》《十二门论》《百论》)为三论宗主要依据;《成实论》为成实学派主要依据;《法华经》为天台宗主要依据;《阿弥陀经》为净土宗所依“三经”之一。
      
      就翻译的质量而言,罗什注重意译,他译的经文深入浅出,简洁流畅,质朴典雅,深受僧众喜爱,流传千年而不衰。如《金刚般若密多经》卷末的四句偈文:“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意为世上一切均为空幻不实,不可执着留恋,可谓总概万经之精髓。其译经和佛学成就卓越非凡,与玄奘、不空、真谛并称为中国佛教四大译经家。
      
      公元四一三年,鸠摩罗什在长安圆寂,终年七十岁。鸠摩罗什圆寂前曾经立下誓言:“若我所译经典,合乎佛意,愿我死后,荼毗时舌根不坏。”据《高僧传》记载,罗什圆寂之后荼毗,他的舌头果然完好无损,完成了他在中原弘法的使命。
      
      至今,仰慕鸠摩罗什的后人,还常常到草堂寺拜谒。这里松柏森森,绿竹扶疏,有罗什的八宝舍利塔、日本日莲宗奉送的鸠摩罗什坐像,以及被列为长安八景之一的草堂烟雾古井……在幽静的庭院里徘徊,那郁郁黄花、青青翠竹,那亭台楼阁、殿宇碑刻,都弥漫着禅思佛语,在轮回的浮生中,默默诉说着这位沿着古丝绸之路弘传佛法的西域高僧,那为中国佛教的发展传承无私奉献的传奇人生。

    作者/唐山张钰奇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网名: 验证码:
*有佛教方面的问题,请登录知识堂提问,并及时关注问题的解答情况,点击进入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以上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