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名人佛教
智者大师的神奇经历
  • 发布时间:2016-04-19 信息来源:中国佛教文化网 点击次数:
  • 智者大师 

      智顗(538—597) ,南朝陈、隋时代的一位高僧,世称智者大师,是中国天台宗的开宗祖师。俗姓陈,字德安,荆州华容(今湖北潜江西南)人。智顗的父亲曾是梁朝的重臣。

      传说,智顗的母亲怀孕的时候,常在梦中看到五彩的祥云,就像飘浮的白云一样在她的怀中萦绕。每次想要把那祥云驱散时,就听到天上有神人对她说:

      “这是前世的因缘,是大福德将要到来的征兆,不可驱走。”

      后来,智顗的母亲又梦见把白鼠吞到肚子里。夫妇二人对此感到奇怪,找人去占卜,卜者说,这是白龙入腹的兆头,请不要惊慌。二人这才放下心来。

      智顗出生的那天晚上,屋内光亮如白日。举家欢庆智顗的诞生。家人想杀猪宰羊,炖肉给众宾客,以示庆贺。但肉一下锅,火就灭了,点了几次,都是那样。人们感到很诧异。就在这时,有两个相貌奇特的僧人推门而入,对智顗的父亲说:“恭喜恭喜,你家里出了高僧,阿弥舵佛!”

      说完,这两个人就不见了。

      此后,智顗的父母发现智者双目重仁。在古代神话中曾有舜重仁的传说,这被认为是圣人之像。智颜的父母对智顗爱如掌上明珠。

      智顗开始读书,就喜欢看佛经,日常的言行总要依照佛经的要求。而且他每天晚上都要打坐修持。常想着要出家学道。

      梁元帝萧绎被人杀了,智顗的父亲丢官罢职,家道衰落。智者由此感受到人生的无常,出家的念头更加坚定。

      不久,智顗的父母相继相去世。办完父母的丧事,智顗投奔湘州果愿寺法诸法师门下出家。 那年智者18岁。

      离开法诸,智顗又向慧旷学法。慧旷是当时著名的僧人,精通律学和各种大乘佛典。20岁时,智顗随慧旷受了具足戒。不久,他又到湖南衡州大贤山,潜心学习《法华经》。

      经过几年的学习,智顗已精通了几部重要的佛典。但智顗想,佛理的本源是叫人明心见性,可现在每天探讨些辞章义理,思想常常被这东西所困挠,怎能得到佛法的至道呢?看来只读经不行,还要学习修定之法。

      此时,禅定功夫深厚的慧思正在光州大苏山弘法传教。智顗听到这个消息后,就赶到大苏山向慧思学法。

      南北朝时期,因国家的分裂而形成了南北社会不同的风气和文化。南北两地的佛教,也有着自己的特点。南方佛教承东晋以来玄学化的传统、偏重义理;北方佛教,由于受当时北方民族粗犷少文的影响,比较注重禅定。

      慧思曾从慧文禅师学法,成为一名禅定和义理并并重的大德。后来,慧思为糅和南北佛教,率领从徒南下,在光州的大苏山暂时住下来传教。

      智顗一来,慧思就激动起来:

      “你不就是过去和我一同在灵鹫山,听释迦佛演说法华经的那个人么?你我的缘份是前世所定的。”

      智顗此时心中感动万分:

      “弟子确实曾和法师一起,在灵鹫山中上听佛说法。难怪今日一见法师,弟子就觉得心旷神怡,精神振奋呢?”

      自此,智顗在慧思的指导下潜心修炼。

      几年之后,智顗功夫大长。修定时,他只觉得心中清静平和,安适自在,进入到一种奇妙的境界中。

      这期间,慧思常让代他讲法。 智顗讲法滔滔不绝,辨析佛理,阐微掘幽,受到众僧的佩服。

      一日,慧思把智顗叫去,对他说:

      “我欲到衡岳隐居修持。你的学业已成,可以去弘法了。但唯有定力不足,要努力修持。你与陈国有缘,可以先到金陵去,定能成就弘法大业。”

      在陈废帝光大元年,智顗来到陈的都城金陵,那年他三十岁。

      智顗到金陵后,随即就开席讲法。智顗把自己从慧思那里学到的禅定之法向众人传播,受到修道之人的普通欢迎。金陵的高僧大德,纷纷抛弃先前所学,率弟子前来听智顗讲法。一时间,禅学大盛。其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江南僧人空谈理义,不讲修持,使佛教的发展受到了阻碍。智顗的禅定之法,给江南的佛教带来了新的东西。

      也有些保守顽固的僧人,他们有的对禅定之法不屑一顾,有的则为自己的地位受到危胁而感到恼火。

      一天,智顗正在讲法,忽然有人来报说,慧荣来访。慧荣是金陵城中的有名的僧人,精通佛理,善于辩论,人送外号“义虎”。众人所说 “义虎”来访,知道他是来辩论的,都为智顗担心。

      慧荣进来后,与智顗施礼毕,坐下问道:

      “听说,法师道法超众,连朝中的大臣都对您毕恭毕敬,奉若神灵,我现在想见识见识。”

      智顗对他只是淡然一笑,平淡地说:

      “我才疏学浅,本没有什么才能。只是为弘扬佛法,普渡众生尽一份微薄之力罢了。”

      慧荣得意地晃动着手中的扇子,正要开口发问,不料扇子却失手扔出,慧荣俯身去拾,惹得众生哄声大笑:

      “过去的义虎,今天怎么变成了伏鹿?慌乱如此,还有什么可说的。”

      慧荣拾起扇子,面带愧色,灰溜溜地走了。

      过了一段时间后,智顗想离开京城,到一个清净的地方修行。他对众弟子说:

      “京城杂乱,对修持不利。我在瓦宫寺传禅定,第一年有四十人学禅,得法者有二十人;第二年一百人,得法者仍是二十人;第三年有二百人,得法者却只有十人。近来学法的人更多,得道的人却更少。看来,如此下去,与弘法不利,他决定离开京城,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弘法修炼。”

      智顗曾做过一个梦。梦中,他看到有岩崖万重,白云缭绕,红日挂在一边,沧海无边,浪涛翻滚。在山上,一个僧人向他招手。智顗把梦中所见的地方描述给弟子们,弟子们说那是会稽山中的天台山,是圣贤们曾住过的地方。

      智顗想起此事后,决定带领弟子上天台山。此事传出后,金陵的众人,都纷纷前来挽留,甚至连皇帝也传挽留。但智顗决心已定,没有再留下。

      智顗没到天台山时。僧人定光住在那里。一天他告诉山中的人们说:

      “有大善知识将要来到天台。我们应该种豆做酱,砍苇编席,来迎接他。”

      智顗到天台山后,和定光相见,互相行完礼。定光说:

      “大善知识还记得我两年以前在山上以手相招吗?”

      智顗感到非常惊异,知道了与他在梦相会的原来是定光。此刻,众人听到山谷中有钟声响起,定光说:

      “钟声是表示你们与这座山有缘,可以在此居住。等到国家太平,四方统一时,一定会有贵人为禅师建立寺庙的,到那时就会堂屋满山了。

      众人当时并没有相信他的话。

      一天晚上 , 智顗独自到山顶上去坐禅。正入禅定时,忽然狂风骤起,吹折树木,震雷翻滚。又有一群魔鬼围上来,纷纷向他喷火。智顗定心守静,不一会儿,这种景象就消失了。接着,智顗又感到身心烦痛,好象在被火焚烧。又见他死去的父母,枕在他的膝上,诉说哀苦。智顿下死心守定,即刻进入朗月如水,清静平和的妙境中。这时,从西方天空中有神人降下,对他的修行大为称道。

      智顗住天台山后,四方道俗蜂涌而至。智顗于是大开讲席,一边讲经,一边传授众人禅定之法。

    天台山所处的安乐县县令袁子雄,崇信佛法。一次,他正在和众人一起听智顗讲经,一会儿,他就看到有三道阶梯,从天而降,几十个天竺僧人,威严无比,每僧手中拿着香炉,绕着法师,转了三圈。又相继上前,礼拜法师。

      袁子难当时发愿,为智顗改造讲堂。随即从府库中拨款,组织民工上山,把智顗的讲经堂改造一新。

      此时,智顗的声名大振。陈后主几次三番派遣使者,到山中去请智顗到金陵弘法,但都被智顗谢绝了。最后,陈后主又让与智顗过去来往密切的永阳王陈伯智去劝说,智顗这才同意前往。

      智顗入京后,被安排在灵耀寺。接着,陈后主请智顗到太极殿,让他坐上用白羊驾着的华车,一童子在前引路,众官员在殿外迎接,把智颜迎入东堂。

      陈后主以国师的礼节来对待智顗,请智顗升座,为他和众大臣开讲《大智度论》。当时,管理全国僧人事务的僧正、慧暅、僧都、慧旷等京中大德都在讲席。他们不断地向智顗提问,智顗应答自如。

      智顗讲完,陈后主从坐座上立起来,躬身施礼,群臣也纷纷向智顗表示祝贺。一时间,智顗荣耀无比。

      不久,隋文帝带兵攻入金陵,陈国灭亡,智顗逃出金陵,到了庐山,想在那里静心修炼。

      隋文帝崇信佛法,灭陈后,他传旨各地,召集大德到长安弘法。文帝也向智顗发出了邀请。智顗并没有前去。

      当时,隋炀帝杨广受封晋王,任扬州总管。他多次致书智顗,让他到扬州去弘法,智顗还是推辞。杨广再请时,智顗为他推荐了几个大德高僧,自己仍然不去。杨广又致信智顗:

      “弟子承先辈积有善德,所以能生在皇家。我不甘于在世俗的崎岖小路上行走,而想在大乘佛法的海洋中遨游。我坚信佛法,很想能够得到您英明的教导。禅师佛法渊博,持戒严谨,禅定高起,因而远近闻名,为众弟子所赞赏,弟子因此让人去请您,想在开皇十一年(公元519年) 十一月二十三日 ,在总管金城殿设立千僧会,以便于开度众人,使他们信奉佛法。我在此盼望着禅师的到来。”

      接到这封信后,智顗向杨广定约四条。一、勿对佛法有过高的期望;二、所有俗人的礼法规矩,智顗可以有所不守;三、来去自由;四、想回山就回山。杨广一一答应,智顗于是动身到扬州去。

      智顗到扬州后,主持了杨广为他举行的千僧法会。在法会上,杨广赠给智顗一个称号“智者”。智顗为杨广授了戒,给他起了个法名“总持”。

      第二年智顗回到了他的家乡荆州一带,并在当阳建起了玉泉寺。

      智顗回到家乡后,正赶上当地大旱。庄稼眼看就要干死,土地也裂开了口子。智顗发誓要为家乡消除灾害。智顗登上山顶,静坐入定。一会儿,天空中阴云密布,接着大雨滂沱,直下到沟平壑满。

      荆州总管王积,听说智顗回来,就前去拜见。当时,智顗正高坐在法座上,神情严肃,不怒自威。王积一看,就感到浑身战抖,汗雨下。王积后来对人说:

      “我久经沙场,勇震三军,不论遇到什么危险,都不会惧怕。不知怎么看到智顗大师,会令人如此恐怖。大师真是个神人。”

      隋文帝开皇十七年(公元597年),智顗回到扬州。这年春天,智顗带领弟子们,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天台山。

      天台山上,景色依旧,只是过去住过的寺院,已显得破旧不堪,墙上布满了尘网,院子中长满了荒草。智顗为此颇有感慨,人生无常,世事易变的感受更加深刻。这点感受,使他更增添了弘法传法的紧迫感。

      智顗一面整寺院,一面进行着创立天台宗的工作。当时,隋朝已统一了天下,南北佛教融合有了政治上的保障。智顗通过对不同学派进行研究,以法华经的教义为基础,进行着立宗的活动。

      智顗第一次到天台时,见海边的老百姓以捕渔为业,便劝说当地的渔民,放弃杀生,改作耕种。在这次重建寺宇将成之时,就见祥云罩在上空,黄雀一起飞来,鸣叫不止。众僧出外观看,智顗对众人说:

      “这都是百姓放弃杀生后,得救的鱼化为黄雀,前来谢恩。”

      过后的几天,智顗在山顶上独自静坐。一次,他看到大风忽起,吹坏了山头的宝塔,又看见他的师傅慧思,乘风而来,要送他到有缘的地方去。智顗又想起自己小时候,常梦见死在天台山。智顗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

      不久,智顗就得了病。冬天,杨广又派人进山请智顗。同时带来了厚礼。智顗决定前去。

      临走前,智顗画了张寺院的图样,让弟子们选好地址,依照这个图样建寺。弟子们见图样所画的寺院,殿堂高耸,房屋上百,雄伟壮丽。心中疑惑,问智顗:

      “这祥的寺院,我们无力建成吧?”

      智顗说:“这事自有王家承担。”

      智顗抱病上路,走到西门石城时,病重而不能行。在病榻上,智顗写信给杨广说:

      “因大王召请,我自知已不久于人世,为表我心,我不顾重病而来。到此,我命将休,心意已到,我就不再走了。”

      智者让弟子将他的衣钵道具,一部分敬奉弥勒佛前,一部分上交寺院。然后,大师坐在佛像前,停止服药,口诵阿弥陀佛与观世音菩萨的名号。

      隋开皇 十七年十一月廿四日 ,智顗坐化。

      第二年,晋王杨广在天台山南麓建寺。杨广即位后,赐寺为“国清寺”,意为“寺立国清。”

      智顗死后,遗体被送回天台。后人在天台山佛垄建塔,其中有智顗的六角形肉身塔。此塔今日仍在天台山真觉寺中。

      智顗创立的天台宗,是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个正式的佛教派别,其影响长达千年,并且超越了国界,流传到日本。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网名: 验证码:
*有佛教方面的问题,请登录知识堂提问,并及时关注问题的解答情况,点击进入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以上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