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教故事
寂寞长夜里我终于醒来
  • 发布时间:2016-12-23 信息来源:中国佛教文化网 点击次数:
  •   文/观理
      
      我曾被各种“保送”到最好的学校,被父母“包装”成最好的模样,被老师“调教”成与这个世界合拍的节奏。一切都按照大家安排好的那样,命运就像在星盘上规划的,我被“打造”成了有三观也有五官,有学历也有阅历的好人。
      
      但是,我并没有大家所认为的那么好,一种逆反和厌烦的情绪不知从何时开始油然而生。这一切的打破,始于和父母争执中迸发的那句“我现在的这一切,是你们想要的,而不是我想要的”。
      
      父母沉默了。我对父母的恩情完全看不到,甚至理所当然地接受这些生命果报的馈赠,毫无感恩心。伴随着巨大的摔门声,我陷入了无尽的反思。我到底想要什么?
      
      寂寞,甚至呼吸都是苦
      
      我们这一代人,像我一样的为数不少。在三十而立的使命感之下,“择一城终老”成了鞭笞自己行动的动力。看上去无瑕美妙的背后,我们有怎样的内心感受?这是我想要的吗?
      
      有一种寂寞,叫做独生子女。我没有至亲的姐妹,小时候偶有玩闹和尖叫,被父母第一时间遏制。家的周围没有同班小朋友,也常常听到家长说“不要跟谁谁一起玩”。被捧在手心的孩子,只能不断张扬个性中以自我为中心的部分。寂寞,是因为没有人分享快乐。这是我想要的吗?
      
      有一种寂寞,是不信任。有毒的牛奶,有学历的高科技犯罪,慈善家的伪善表演,假唱的歌手,人性黑化后的追捧,我对社会的道德底线产生了质疑。信任危机的表现,使和他人拉开距离变成唯一能保护自己的方式。我选择独来独往,选择跟方块砖、高科技对话,跟植物和死物打交道。寂寞,因为对我设定的社会失去信任。这是我想要的吗?
      
      有一种寂寞,是心无所依。从居住的城市,跑到另一个国家,短期的叫出国旅游,长期的叫出国留学。现在回想起来,我幼稚地以为,改变环境能改变我内心的寂寞。但事实上,金发碧眼的“歪果仁”也会不友善地竖起中指叫“chinese”。当时,我无视了这个场景,但没办法无视种族和种族、国别和国别之间不平等待遇带来的愤慨,平等和自由在内心的烙印开始灼痛。寂寞,因为心之所向无法实现。这是我想要的吗?
      
      吞吐寂寞,呼吸都是痛苦。
      
      醒来的感觉
      
      如果要问三级修学带给我什么?我想说:“就是醒来的感觉!”我第一次脚踏实地知道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戳到我生命深层的渴求。也许是我无始以来的累积,接触到的那一刻,我便知道,这里就是我的安身之处并心向往之。
      
      我慢慢开始思维过往,活着只是暖身的游戏,为什么而活才是我苏醒那一刻的真正使命。人生的选择本就没有对错,一切都是现象,现象背后的本质是千丝万缕的因缘。
      
      学以致用,我上手就观察他人,而这面照妖镜也折射出我内心的混乱和不堪。于是自省:我来学佛是为了把人和我对立起来吗?
      
      不得不说,佛陀的伟大不在于他解放了多少个民族,征战了多少个国家。他的伟大在于掀起了一场“觉醒革命”,并且告诉我们如何革命,如何在这场革命中取得胜利。在这一场战争中,每个人都是生命的勇士。而导师施设的三级修学和服务大众模式,聚集了一群又一群追寻生命真相的人,共同听闻正法。我由衷地随喜赞叹。
      
      我那独生子女的高度强烈的自我认同,被无我利他的义工行所代替;我内心对社会的信任危机,在认识到因缘因果的时候被瓦解;我的心从此有了依靠,不再随境而迁,我心无旁骛,道心坚定。三宝的力量不可思议。
      
      顶礼三宝,是对生命至高品质的礼敬,是对自己内在觉醒力量的认同和呼唤,人生中自我价值真正落地实现。修学佛法过程中,我得到了明师指引,与此同时,我发心追随佛陀,追随导师,勇于担起这个世界众生苦楚,唤醒每个人的自性光明。
      
      我也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努力,因为有一群和我志同道合的伙伴,陪伴我在菩提道上欢乐地大步前行。成长对谁都只有一次,不可重复。活着,就是以自利利他、自觉觉他为存在的核心价值。
      
      感恩三级修学,感恩导师,感恩三宝护佑!
      
      .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网名: 验证码:
*有佛教方面的问题,请登录知识堂提问,并及时关注问题的解答情况,点击进入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以上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