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
闭关心得
  • 发布时间:2013-01-27 信息来源:溧水县正觉寺 点击次数:
  •   所谓的闭关,重在调御心态,降服自心,悟明佛理,至诚一心,一心无息而不著一心者,名真闭关。闭关非在一期间克制其心不魅;假做方便,常闭六根之妄,时关六尘之识,直至根、尘、识三缘即亡,乃明佛理方便,佛法度济;因而方便体会自然及非自然之法矣。
      
      佛道心得者,本无可得,若有可得即非心得;真心得者,无一心可之至,名为得心得矣。我的心得,惟知一切众生本距常乐;而众生由烦恼覆弊自心,驱使身心,随妄识错觉之念,致于常乐变为短乐,由执着短暂之乐,化为长苦。
      
      虽然人人皆渴望幸福,常为不衰,但无制念服妄之法,随自己妄念之为,,故忍受此苦报。降伏妄心,求福之法,并非无有,只是人们惟求心外之福,而不求内心种福,内心之福是真福,是常乐,心外之福即为虚势暂得,反而因求此福而惹祸患,累其身之苦。佛有求内外双福之法,供我等众生用之不匮,求之不尽;不过,欲闻佛之妙法,且闻为人因缘及果报。
      
      人欲得延年益寿之常乐福极,惟重修身养性。修养者,重在身心兼行,举止端庄,语默诚悫,为人谦逊,物欲知足,常念心静,调伏心意,冤亲平等,身心正直,恒护善念,令妄心不起,邪行不生;以此功德,护助身心不从贪瞋之识,而驰逐物欲。
      
      可是,当今人多恣意放荡,随物欲而生妄情,致于身心越境,而无知觉,汲汲又而耽著五欲,难能满足,唯有无所厌倦之心,所以,招致无量烦恼难遮难舍,任凭五盖结使羁勒己心,令身心不得自在。亦名无明之叹无终。由此见思烦恼的束缚,我们人类却以未觉察此身为垢本,念为垢池,想为游尘,识为结首,业力为因,欲为种子,无明为污肥,爱水为润。由此八大尘劳作为,令人甘愿汩于苦恼之海,苟且侥幸度过一生,而又一生,任其疑妄、痴迷纠缠,故说一切有情众生,生死无有停息。
      
      复次,我们人类更为不知,又无能明白自己生死轮回的因缘,何从何起,何去何来,如何解脱生死之缘。所谓人们今世能成就人身,和一切环境万物及生存之道,实乃来之不易啊!犹如大海之中,盲龟占浮木之孔,确至难值;故古德云:“万劫难遭难遇为人身形相。”为人之身乃蒙宿世修善业,积功累德修善因缘,以及种诸福德,行善业招感造作而来,方为人生福身,所以说人为万物之灵。
      
      可是,人们由痴情愚騃可欺,懵懂一生,却不知人生一世所作过咎,能致招万劫苦趣受恶果报,所以,人之影形虽是同样无异,可其性格,各有善恶之差距;再说,人都有乍善乍恶,多为名利纷争执而不休,故有人身及处境好坏不等之受。寻其根源,皆是人心性之善恶所致。可以说,父母只是养身,人的心识意念,是多生多世妄心变迁的不息种子;因妄心所行不等,所以每个人此生遭遇的苦乐之报,亦是不得平等。人们往往遇到顺逆之境时,随境生情,时憎时爱,无一时令心平静,故人之祸福,亦是多端不断。
      
      尽管如此,人只有畏惧果报之苦,而无怖于恶行所作之始,不惜为人之福。所以说众生怕果报,菩萨怕因。也就是说,古今大贤圣修行人,于万事的开端,尽作善因,而不著善行,即是了因缘法。而人们不惜此生之行为,纵意于似是而非,而无有愧恧之心,致于习已性成,诈诡常作损己害人的勾当,未曾反省生悔之过,亦不念往昔余殃罪衅之报未了,续而新造垢秽之行,致生世之罪愆,如影随形,苦报绵绵不绝,故人在临命终时,含怨而逝。因何如此?因人皆是在醉生梦死的生活在恶劣中,错过一生大好光阴;没有觉悟世间一切梦幻之现象,悉是假相方便之用,故令魂神不澈,带善恶之业,而迁变移形,随而循环不至,众生之生存如是。所以说,创造宇宙间万物的主人,是人自己,而非物自成。
      
      所以,我等身为佛弟子,应殷勤忠劝一切信众,及同仁修行者,助得安隐。故此所学体会佛理,作一略述愚见之陈:“为人者,当顺身心善行为宗,作自利利人之事为旨,奉事三宝,孝养双亲,恭敬长辈,尊崇供养佛道贤士。常念佛号,净化身心,止息嗜好邪行,弃恶崇善,蠲除心垢、及攀缘之心和攀比埋怨心。”
      
      为人希己福绵延寿,重重在言行七支,及心念不二,无有丝毫恶念之心,是真福种。为人绝不可以无故暴殄天物;不可以强取他人之物,及倘来之财;不可以非法邪行追外弃内;不可以尖酸刻薄,及谄媚阿谀和欺狂虚言;不可以恬不知耻便任意妄为;不可以怙恶不悛匿迹自己品行;不可以恃才傲物轻视浅识;不可以仗势凌弱争强好胜;不可以数典忘祖荒疏古训,和浅尝辄止,作嗤之以鼻者;不可以悭贪吝惜,见人有急而不乐助;切莫肆无忌惮,养成讳疾忌医之恶惯;切莫放逸失控,成为拒谏饰非之辈,遇逆耳忠言而不闻不纳,使自己误入歧途。
      
      为人者宜拥护正法,坚信因果实有报,行善必有后福,好善乐施兴盛,施而无施无量福,动辄皆咎定余殃,亦招沉沦苦轮回,愿君克期省察己,言行思惟常诃责,是为处世之妙方。为人含笑忍让,可偿佛法禅悦之怿,若怀奸虐饕餮怨谮良人,常受无量怆悲之磨;仙佛虽有大慈愍心,亦难救拔不删不善之人。古贤云:“人为善日后福报不谋而至,人作恶未来殃祸设避难逃。’佛言:‘若人已生恶疾息,未生恶不令生,若人已生善令增长,未生善疾令生者’已受我佛净化矣。”
      
      我们欲脱烦恼,佛有无上世出世妙法,供大家找到自己真正的自我,闲静安乐。所谓出世,并非远离世间,亦不停留于世间者,为世出世。世出世者,既生于世而不染世间尘事,为真世出世。故佛说:“生而不生生之念不生生之念,为真生。为诚办道,修世间净,行世出世道,即名佛道。”
      
      冀得自己安闲,惟恪守人格,遵重一切法度,方可入得佛法解脱之门,次归静心,坚持谨守佛禁戒律,广行十善;以行善心,令身、口、意三业清静。防非止恶,身心不犯;磨练至习,道纯心一,一心之心亦不可执。勤而不懈,行而不休,都无懈倦之想。无懈倦者,仿效古贤圣之道,承古化今;常念一切生物,名色五蕴,悉是虚相幻化,四大假合,终归散灭,寻皆不真,故名缘起而性空。
      
      常念一切有情众生,因识倚生;虽有言思意想及身体之行,亦是凑成为情,都是无常之形,苦行至空;由识见生念,因念而随物循思,故说:念为垢池。无识见则一切灭,有识见则一切生,故说:心有执著,而识见,
      
      由执著生妄想,妄想生常覆心之净。若能于一切法不生妄想;于声色香味触法,来者不粘,去者不攀,无有留意;犹如铜镜,不留一物,亦不拒一物,则为入道之行。若镜有尘,物临则迷,镜若无埃,则明万物之幻;何况无镜无尘,亦无明觉之所觉,明此理者,已明性空现一切缘起,性空本无性,缘起亦无缘,性缘二者一,即名中道行。
      
      常念一切众生,无论有情无情物质,皆从因缘而生,亦从因缘而灭,无有永恒归宿之处;可以说一切众生,在无生之体中而生存,于无常之相中而化灭。故佛言:“性空之体,是一切形相之根本;形法之相。是性空之体之身用。”所以说,体相不二,妙行在用,用中见体,体生万法,万法之行,犹如旅社之客,息无无定主,亦无归宿。所以,一切物质之心识,暂为已有,非我所在,亦无我所有;行者之人,绝不可以假认真,执而不放,成障道法。
      
      常念一切有为之法,从无所来,亦无所去。皆因人痴念行,而现名色幻形假相,故有生灭之行。万法形相有生灭之变迁,其所本体是如如不动,犹如空中水气流,与水相存在,只见水相而不见空中水分流,古佛说:“一切法本为‘无生’”。所谓无生之用行,是说心于万法变更的现相之中,无论是可意不可意者,皆不生毛发丝毫憎爱之心,即名无生心。此无生之用心,亦不可执,亦是无生,故名为真如心,此真如心者,即是无心而无不心,故名涅槃妙心,也叫做清静法身。其妙心相,说有不可见,亦无法得,故说一切道者,无道可得;说无实有体,犹如轮中气,有而不见,若胎无此不见之气,胎无法负载物体。故佛言:“不见无生之净心。亦不见净心无无生。”此等见心者,亦叫见如来藏性,此净性即是一切有情众生,身心之根源。能见此性者,见相非相,即见如来清静之相。其见不著见,亦不著中见而成自然见,即名真见,若见到无生者,即悟明佛理至极处,为理圆融,是真明道。
      
      佛怜我人,由愚痴攻心,旷劫以来,不见自己本家珍,舍本求末,故有生死轮回之苦,所以成了枉生枉死。生不知从何所生,死未明至何而去,所以叫做无明众生。无明者,是非颠见,本末倒置;近末远本,只求心外虚假之受,纵然求得此身心乐受,亦是苦本。所以说一切有情,不知一切受,由无明痴行而来,亦要从无明痴行归去。故经云:“一切生灭法,有来必有去,来去一切相,由痴行循环,于本体无关。”所以一切世间中,故有诸佛出现于世,宏扬正法,护众生觅回等觉真心,了苦行之受。一切有情众生,本皆平等,相用多方;无论何种方便行法,其宗旨唯一,身心清静,内外合正,心口不二,放下身心执著,入尘世而无取舍,直至理事圆融;行无所行,证无可证。到达行证双净,而不著行证之净相,为体相妙用,即名无相无念,成就无生妙理之大行者,是名证得无学大乘菩提道果。生而不生,灭即无灭,无有穷尽,大乘正行。
      
      正觉寺当家法师果雪敬献
      
      2008年3月8日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网名: 验证码:
*有佛教方面的问题,请登录知识堂提问,并及时关注问题的解答情况,点击进入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以上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